1. 14:18
    2021.10.22

    迟到了,幸亏调休还剩最后0.1个小时。请了八分钟假抹平。

  2. 09:23
    2021.10.19

    再也不追任何形式的长篇连载了,想象不到作者会为了利益干出什么无底线的事情= =

  3. 09:24
    2021.10.13

    有大病的需求,太阳穴突突地跳,极力克制了下,平静了。随便吧,怎么样都可以。

  4. 21:03
    2021.10.03

    【抄句子】He was someone who lacked for nothing. I can't understand this feeling, I envied him.

  5. 09:12
    2021.09.29

    连linux系统操作都不熟悉的运维吗?还需要我一步步教,好累,无语望天

  6. 20:42
    2021.09.28

    写文在一个告别的场景卡了好几天,怎么改都不满意,唉,这也太难了(是我太菜。我自入了这冷圈,整个网络形象从万年潜水党快变成捧场王了,毕竟为爱发电的太太都是菩萨,需要珍惜啊喂!

  7. 20:03
    2021.09.26

    十几岁时想长大,到了二十几岁,只想一头撞死。

    1. 1472588 回复
      2021年09月28日 01:40

      @alio 我也是。十几岁,梦里是豪杰英雄;二十几岁,做梦成了一件困难的事,只觉得血肉涂抹在无意义的墙上,逃脱不开。

      打扰,见谅。

      1. 2021年09月28日 21:12

        @1472588 没有的事,说起来还得谢谢你的评论让我发现这个页面的一个bug(顺手改了

  8. 09:46
    2021.09.26

    「好的小说首先需要耐心地“状物”,需要用具体、真实的细节去建构空间,这是文学的根基。为了实现这种效果,小说家就要像博物学家一样钻研,要有足够的耐心,让小说透过“黏了福米加塑料贴片的桌面”在不经意间创造出独特而坚实的物理世界。小说虽然是一门虚构的艺术,但创作者必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对阅读的耐心,参考别人的经验,提升自己的思想深度,再加以精准的专业知识,尽最大程度去耐心地“状物”,就能创造出自己的世界。当然好小说也应该能为读者带来陌生感和音韵上的美感,作家的灵感往往正是由这种细节所触发。」

    https://mp.weixin.qq.com/s/FbwNwuqYqMtfcd85kLTgxw

  9. 09:10
    2021.09.22

    冬天冬天快来吧

  10. 00:25
    2021.09.19

    顾随还论过李杜二人感情,谈到李杜相互赠诗数量不对等时说道:

    「是的,太白只写过一首诗给老杜,我没法替太白辩护。但是我却以为如不论量而论质,那一首诗的斤两也并不轻,虽然不一定抵得住老杜为太白写的十几首。口说无凭,举出便见。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城边有古树,旦夕连秋声。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李白《沙丘城下寄杜甫》)

    也许有人以为这四十个字并不见得怎样的高明。可是我总觉得七、八两句,那气象之阔大,情绪之沉郁,意境之雄厚(恕我只能用这样抽象的字眼),不但与李翰林平素飘逸的作风不同,简直和老杜一鼻孔出气。而老杜的《春日忆李白》则曰:“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这之下,便该是前面所举的“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那两句了。通首读来,也并不是老杜平素的厚重的风格,而又很像太白一般的飘逸了。假使两个人交谊不厚,了解不深,怕不能息息相通地起了共鸣到如此的田地的。」

    原来一直有李杜二人赠诗数量问题的讨论啊,我以为是这些年起来的调侃来着。顾随提到的这个点还蛮打动人的,有点call me by your name 的意思。

    1. 2021年09月19日 00:21

      @alio 不过杜甫对李白情义更深重是一件不需要怀疑的事吧,读读杜甫写给李白的那些诗就知道了,有推崇有怀念有理解有同情有牵挂有想象,实在比李白一句我很思念你要厚重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