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端午节,终于是熟悉的成都的夏天了,潮湿、闷热、令人厌倦和疲惫。

刚放假,妈妈微信我问我晚上回不回家,我说明天。到了第二天,上午又接到微信让我中午回家吃饭,找了个理由说下午再回。最大的原因当然是赖床,不过也的确有点事情要处理:之前出差的发票开错了,财务不认,酒店那边又不配合,搞得我焦头烂额的,上午让预定的平台协调酒店,无解,下午向工商局和税务局把两方都投诉了,然后又在网上做了法律咨询,似乎是没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于是泄了气。随便吧,再也不想出差了,一次两次的报销出错,真是麻烦,我这么想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有点没出息的搞笑,能踩的坑都踩过了,至少发票的事情不会再出错。

下午回了家,在家的日子总是很无聊且过得飞快的。妈妈上午大多时间都在厨房忙碌,我有时做些剥蒜扫地之类的事情。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在家就不做饭了,以前也是能一个人做出一小桌简陋饭菜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难吃,再后来只能热热剩菜吃。我对做饭实在是没什么兴趣,虽然也喜欢吃好吃的,但是不愿为此付出太多耐心。反倒是我妈,我以前没觉得她有多么热衷饭菜,但近些年她似乎花更多的时间在厨房里了,经常做些她在网上看到的美食,那么复杂,真耐得住烦。

昨天晚上还是中午吃饭时,谈到生育子女的话题,我爸说现在好多人结婚都不生孩子了,带着些许肯定的意思,我妈脸色一变,有些生气:难道做五保户就好?有点好笑,因为我之前也在家说过这些话,是理所当然又吊儿郎当的语气,她没法严肃地驳斥我,但总归对这种话题上了心。我在客厅,妈妈坐我旁边,老妹给我打微信视频,我拒绝,妈妈很敏感,立马问我,谁?她虽然不说什么,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每次她看我在家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时都要漫不经心地问我是谁。

在家待了两天后回到了我租住的地方。楼道里有一条狗,五六天前就一直趴在楼下一户人的门口,大门紧闭,我总疑心是不是主人搬家了遗弃了它,前不久看到过这样的新闻。一开始我有些怕,但几次路过,它也只是看一看你,那眼神实在不像是一条会咬人的狗。有次我点了外卖,外卖小哥给我打电话,说楼道里有条狗,要咬他,他不敢上来,让我去楼道里接。我并没有听见狗叫声,下去一看,狗仍只是安静地趴在那里,是这外卖小哥自己怕狗,狗看他一眼,他就觉得要咬他。不过确实有些吓人的,我今天路过时,它从趴着改成站在那里,我又紧张起来,盯着它,小心翼翼地路过了它,它也一直看着我。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只被遗弃的狗了,真是很可怜,但是它也的确不能待在楼道里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该找谁处理。

我本来心情有点燥的,这些琐事写下来又平静下来。16年初时,关注了一个陌生的网友,他就会写些自己的琐事啊心情啊观点啊,没有分享的味道,就是单纯的记录,我很喜欢看。最开始关注他的那个号被回关了,有过两三次互动,后来我销号了,还觉得有点可惜,没有来得及认识。有次做梦梦到这个人,梦到他离婚的妻子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讲述他们平淡单调的婚姻生活,梦里觉得很感伤,醒来时感伤的氛围还在,于是把这个梦写了下来,不过因为号销了,写的内容也没了。这人有一个个人博客,更新了很多年,我常去看,看多了就自己也搭了一个博客,想着写写琐事和心情,一直没有写,因为总是言不由衷,觉得很做作,很没意思,但现在我想还是可以写一写,总会有一些真诚和意义。